我在乡下嫁给了世界首富
请收藏本站 https://www.52-xs.com

薄西川,秦音《我在乡下嫁给了世界首富》

分类:女频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薄西川,秦音

状态:连载中(还没有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2-09-11 02:47

佚名的小说目录

全文阅读>>>

精彩点评

    秦音被迫要嫁给一个年过三十带着一双儿女还被豪门世家传闻不行的男人冲喜......

    真是十分不幸!

    可是往好了想想,这个男人他是个首富......

    而她不过是个乡下来的土妞。

    万一,这个老男人他什么时候嗝屁了,那她岂不是拥有了一个豪门?

    第4章

    这么好,怎么不让你的宝贝小女儿去?秦音可不上她的当,嗤了声,皮笑肉不笑的扫了她一眼。

    楼玉秀被她看的极不舒服,立马就要发作,旋即想起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薄家履行婚约,办喜事给老爷子冲喜。

    对象是新任家主薄西川,比珞珞整整大了十岁,还是冷血怪戾克三亲带拖油瓶的怪胎。

    这样的人,珞珞怎么能嫁?

    但对方是南城薄家,婚期就在明天,所以无论如何今天都要带秦音回去。

    楼玉秀压下怒意,沉声道:你妹妹可是南城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而你,初中都没毕业,说不好听点的就是文盲,怎么跟她比?

    加上你之前做的那些荒唐事,南城还有什么人家会要你?

    而且,你嫁去薄家,吃穿不愁,有什么不好?

    所以我还得谢谢你了?秦音在心里冷笑,正要怼她,屋里头传来她姨姥姥的声音,音音,你电话。

    秦音接电话去了,楼玉秀又被晾在一旁,心里的怒火蹭蹭往上涨,秦音,我告诉你,你要是乖乖嫁去薄家,六年前的事,我也不会再提,否则......

    阴冷的眸光扫向秦音身旁的柳云溪,我要是追究起来,可不是这糟老婆子能护的住你的!

    秦音听着电话,压根没给他一丝反应。

    楼玉秀气的冒烟,吼道:秦音,你好样的,给我等着......

    她狠狠甩手,转身就要打电话调人手,今天就算绑也要把秦音绑回去。

    手指在键盘上按了按,突然,背后传来秦音的声音,我答应!

    什么?楼玉秀狐疑的回头。

    只见秦音神色淡淡的,我可以嫁去薄家!

    楼玉秀心下一喜,旋即却听秦音又道:但你得给我姨姥姥一千万养老钱!

    还要给她买一套别墅,最后要把我的小白龙带上,在我没找到地方安顿它之前,你得照顾好它。

    好!丝毫没犹豫,楼玉秀点头答应。

    就知道小贱人没安好心,不过养驴是不可能养驴的,但可以跟钱和别墅一起先吊着,等回了南城,她有的是法子拿捏秦音。

    不过秦音可不傻,她立马报了一串长长的数字,这是我姨姥姥的卡号,妈妈记下了吗?钱到账我就跟妈妈回去哦!

    秦音一口一个妈妈,楼玉秀黑了脸。

    还是我帮妈妈吧!见她没动作,秦音从善如流的拿过她的手机,转走一千万后,笑眯眯道:谢谢妈妈!我去收拾行李啦!

    楼玉秀只觉得肉疼,看着秦音的背影,气的脸都绿了,小贱人,回去再慢慢收拾你。

    而在她看不见的角度,秦音嘴角微微上扬,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秦音上楼的时候,她姨姥姥已经沉着脸坐在她的房间里。

    姨姥姥!秦音走过去,在她姨姥姥跟前蹲下。

    她姨姥姥哼了声,转过身不理她。

    姥姥!秦音握住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音音已经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柳云溪把手抽开,冷着脸道:爱咋咋,谁爱管你谁管你!

    她姨姥姥这是真的生气了,秦音抱紧她的腰,仰着脑袋眨巴眨巴眼,带着点哭意无赖道:音音就要姨姥姥管!

    你!柳云溪又好气又好笑,本想再埋汰几句,低头正好撞上秦音一片氤氲的眼,心一下又软成一片。

    哽噎道:音音不哭,姨姥姥就是......

    说到这,她只觉嗓子哽住了,别过脸,深吸了口气,才继续,就是舍不得,我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孙女,凭什么让他秦家一次两次的作践!

    秦音的心放下来,抬手摸摸她姨姥姥的眼角,微微笑道:音音有自己的计划,这次不会再让他们欺负去的,姨姥姥相信音音好不好?

    嗯!柳云溪这才抹了把泪,点点头。

    秦音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平平无奇的铁盒递给她,我这几年存下来的,只有几个亿,加几套房子。

    等我走后,姨姥姥帮我给村里的叔伯爷奶散一些零花钱,然后去H国吧,我会让师兄打点好的,那边有华安姥爷在,我也放心。

    什么姥爷,瞎说!柳云溪接过盒子,噌道:你这婚事姨姥姥可不认的,这是你凭本事挣的嫁妆,姨姥姥先替你保管!

    秦音下楼的时候,楼玉秀已经找好了小货车运送小白龙。

    宝贝,照顾好自己哦,南城见!秦音跟小白龙交代了声,便上了车!

    小轿车在村口跟另外一台私家车缓缓交汇,秦音本能朝对面看去。

    只见那车后座上,男人斜斜支着脑袋,眼睑微垂,虽然隔着两层玻璃,依旧能感受到其强大气场。

    这该死的压迫感,秦音不觉多看了两眼,谁想,那男人好似有感,犀利的眸子突然转向她。

    秦音这才看清男人的正脸,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刀刻般俊逸的面盘,倒是挺符合她的审美。

    只是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杏眸猛的眯起:这个男人,不就是昨天她在车祸现场从小轿车上拉出来那个?当时都昏迷了,恢复的倒挺快,不过,他来涂山村做什么?

    柳云溪站在阁楼上,看着秦音坐的小轿车慢慢消失在视线里,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想起秦音托付她办的事,才勉强打起精神。

    但她一下楼,就看到一辆高级小轿车在院门口停下。

    秦家的人才走,她这会子看到小轿车就觉得心烦,不由喝道:干嘛呢?就堵人家门口?

    老人家,别动气,咱们没有恶意......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衣冠楚楚的,自我介绍道:我是新来的镇长曾小年。

    车上那位是南城来的大企业家,您家孙女不是因为某些原因,初中都没上完吗?那位想资助她把书读完,您看,咱们是不是进去慢慢谈?

    这次,薄西川没有贸贸然自己出面,而是让泉叔找了在涂山当镇长的侄子以资助的名义先沟通。

    薄西川坐在车上,透过玻璃窗,注视着门口穿着普通的老太太,等着她满心欢喜的答应。

    曾小年也满怀期望看着老人家。

    可谁想,老太太听了他的话,脸上非但没露出一丝喜悦,脸色反而难看起来。

全文阅读>>>

佚名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