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爹地追妻难
请收藏本站 https://www.52-xs.com

陆霆之,许知南《萌宝爹地追妻难》

分类:女频小说

作者:寒芝

主角:陆霆之,许知南

状态:连载中(还没有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2-09-11 02:35

寒芝的小说目录

全文阅读>>>

精彩点评

    离婚前,陆总高冷又狠心。

    离婚后,陆总追妻火葬场!

    三个缩小版“陆总”表示。

    “妈咪,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们自己找后爹去!”

    第4章 他们要离婚了

    陆霆之喝得酩酊大醉,走路摇摇晃晃的。

    席溟洲吃力的扶着他,身后沈意然一袭红裙,一头波浪大卷和细高跟,无一不衬出她十足的女人味,真是夜色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戴着全黑口罩也压不住她的美。

    许知南怔了怔。

    在席溟洲朝路边看过来时,她眼疾手快的躲到了草丛后面。

    应该没被发现吧?!

    待发现自己动作,她不由疑惑,自己为什么要躲?

    我送霆之回去吧!

    沈意然说完后,席溟洲意味深长地扫了她一眼,冷着脸拒绝。

    沈意然,到此为止,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沈意然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说。

    不远处的草后,传来异动。

    席溟洲很警惕地看过去,谁在那儿?

    许知南咬了咬唇,从暗处缓缓走了出来。

    草丛后面蚊子太多,咬了她好几口,否则她也不会乱动打草惊蛇了。

    看到许知南,沈意然高傲地扬起下巴,看她的眼神,变得盛气凌人。

    原来这就是白月光的底气。

    许知南心中讽刺一笑,把视线从她身上挪开,看向席溟洲,笑着说。

    既然你们都在,那我就先回去值班了。

    站住!

    许知南转身,还没走两步,被席溟洲冷声喝止道。

    霆之都这样子了你还回去上班,到底谁才是他老婆?

    许知南没动,也没转身。

    对啊!

    谁才是他老婆?

    为什么她反而像第三者。

    席溟洲冷嘲:亏得霆之对你这么好,敢情是只喂不熟的白眼狼。

    他的话,委实刺耳。

    许知南眸子稍动,慢慢转过身来。

    逆着光,她一张白皙的脸看不太清,会所外绚烂的霓虹忽然打到她脸上,一双眼里映出的光彩,明明灭灭。

    我跟他就快离婚了。

    谁是他老婆?

    这个问题,大抵需要此刻站在陆霆之身边的那女人来回答了。

    晚风和煦,她的发丝被吹乱,声音懒散,听不出什么起伏。

    比起我,霆之可能更喜欢沈小姐送他回家,而且这不是正如你所愿吗?

    从她跟陆霆之结婚,席溟洲就一直不看好她。

    基本没给过她好脸色。

    刚才打电话给她来接人,语气都是横冲直撞的。

    席溟洲跟陆霆之一样,也是喜欢沈意然的。

    这女人,立在光底下,实在光芒万丈,万千宠爱集一身。

    而她,许知南呢?

    家世平平,从小到大都是藉藉无名,哪怕曙光万丈能照耀所有人,都照不到她半寸,能嫁给陆霆之,是她侥幸。

    但这份幸运,如今到头了。

    如我所愿有什么用?霆之他.......

    席溟洲话到嘴边,戛然而止。

    他金丝边眼镜下一双犀利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许知南,冷声道。

    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先问问你自己对不对得起霆之?

    什么意思?

    对陆霆之,她从来都是问心无愧。

    溟洲......旁边寂然半晌的沈意然,忽然开口,眼底隐有不安。

    但席溟洲根本不理会她。

    席溟洲走两步,把醉得七荤八素的男人扔给许知南。

    陆霆之很重,趴在许知南的肩膀上,压得她差点喘不上来气,幸好司机过来搭了把手。

    送她回去。

    席溟洲大手一挥,交代自己司机把沈意然请上了车,自己折回了会所。

    沈意然看到陆霆之随许知南离开,红唇咬着,透出些许不甘,但转念想到刚才许知南说的那句话,眼底又是笑意翩飞。

    终于要离婚了。

    大抵是喝太多胃不舒服,陆霆之在车里坐着不安分,扯掉领带随手扔到地上,又朝着许知南栽倒过来。

    霆之。

    许知南轻轻托着他的头,让他枕到自己的腿上。

    车子开得很稳,沿途车水马龙,绚烂的霓虹时而透过车窗洒进来,把男人棱角分明的脸映得流光溢彩。

    许知南轻轻抚上他的脸。

    隐没在暗处的眸子里,闪烁出几分晦涩。

    这张脸,恐怕以后再也摸不到了。

    心神微动,她慢慢低下头来,压抑着心中悸动,想最后一次吻过他的嘴唇,就要碰到时,前排传来司机的一句。

    夫人,到了。

    也不知司机瞧见没有。

    许知南脸上浮着一丝薄红,让佣人出来帮忙把陆霆之送上楼。

    滚开。男人醉醺醺的,却大手一挥,不许任何一个佣人碰他。

    许知南拧着眉头劝慰,霆之,你喝多了,先去卧室好不好?

    佣人们才又上来。

    陆霆之搂住许知南的腰,口吻霸道:只要南南。

    许知南无论如何劝,陆霆之都咬死不许佣人扶她。

    迫于无奈,她只能咬着牙,使出浑身解数,把他的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一步步艰难地往屋里走。

    没走几步她就大汗淋漓。

    真要把他送上楼,估计她半条命也没了。

    医生建议怀孕初期避免剧烈运动,许知南沉思了会儿,还是扶着他,拐进了一楼的客房休息,没去楼上卧室。

    夫人,我去给先生煮醒酒汤。

    佣人刚走,床上的男人就闹了。

    这是哪儿?陆霆之的眉头拧得紧紧的,不肯躺到这张床上,南南,回我们的房间,我们不睡这里。

    许知南盯着他醉得雾蒙蒙的一双黑眸,沉口气,耐着性子劝他。

    都是一样的床,在哪里不是睡觉?今晚就睡客房,等你清醒些了,再自己上楼。

    她轻轻托着他的后颈,嗓音温柔:躺下吧!好不好?

    他搂着她的腰,僵直着,不动。

    许知南嘴角扯了下,垂眸盯着他湛黑如墨的眸,明明喝醉了,还这么执拗。

    当真要回楼上去睡?

    男人却忽然从床上起来,试图把许知南拦腰抱起。

    许知南杏眼立刻瞪得圆圆的,拍打着他的胳膊惊呼。

    霆之,你快放我下来!

    要是摔坏肚子里的小孩,怎么办?

    佣人们听到动静,立刻过来问要不要帮忙。

    滚!

    陆霆之沉声厉呵,等佣人们都退下后,回头看许知南,又换上一张含情脉脉的脸。

    许知南狐疑地盯着他。

    有句话在心中百转千回,最终她还是问出了口。

    陆霆之,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喝醉酒,这么黏着的这个女人。

    你觉得是许知南,还是沈意然?

全文阅读>>>

寒芝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