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甜宠:程秘书她又来芳心纵火了
请收藏本站 https://www.52-xs.com

傅凌琛,程时微《极致甜宠:程秘书她又来芳心纵火了》

分类:女频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傅凌琛,程时微

状态:连载中(还没有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2-08-14 04:58

佚名的小说目录

精彩点评

    【现言甜宠+职场+豪门总裁+甜宠+宠妻+马甲+女强+扮猪吃虎+腹黑】五年婚姻,程时微直接送他一纸离婚协议书。婚前的女人戴着眼镜,一身黑,每天像个老乌鸦一样毫无魅力。离婚后,亮瞎前夫双眼。超难的外文翻译信手拈来,与恶霸打架,让对方闻风丧胆。调的一手好酒、做的一手好菜。能唱能跳,当场出道,还能顺手做个缝合手术,救个人。“不好意思,她现在是我的女人。”程时微:“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女人了?”

    第4章 小时候的佛跳墙

    是。

    程时微挂断了电话,又去给黄江阁打了个电话,之后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上了车之后,她给傅凌琛回了个消息,告诉他已经订好了。

    傅凌琛回了一个字:好。

    程时微到了黄江阁。

    她以为傅凌琛还没来,推门而入,结果却见到傅凌琛已经坐在里面,一张圆桌内,只坐了傅凌琛一人,可是他气场强大,镇定锦荣,似乎周围装饰雅致的包厢都显得黯然失色。

    过来坐。

    傅凌琛以眼示意,让程时微坐在他旁边。

    她站定,微笑着说道:您吃吧,我在旁边等您,我不饿。

    她以为他让她过来是有事。

    怕我?

    傅凌琛眼皮一掀,看着她。

    这倒不是。

    坐。

    慢慢吐出一个字,虽然是一个字,却比刚刚气势更足。

    程时微没有再推辞,拉开椅子,坐在了傅凌琛的身边。

    服务生将菜一样样端上来,一个黄色的酒坛罐被放到傅凌琛面前,将坛口封着的荷叶打开,立刻香气扑鼻。

    傅凌琛没有抬头,伸手将佛跳墙转到了程时微面前。

    程时微以为傅凌琛让她帮着盛,她拿了小碗,盛了一碗递给傅凌琛,傅凌琛却没有接。

    他说:你自己吃。

    之后,他自己拿了碗,这才给自己盛了一碗。

    程时微心中微动,一双被厚重的眼镜片遮挡的明眸轻颤。

    她爱吃佛跳墙,虽然不常吃,可是,记忆里这个味道让她忘不了。

    她小心地抿了一口,傅凌琛头也没抬,开口道:离婚很伤心?

    也没有伤心,本来就该离。

    这家佛跳墙味道如何?我不是海市人,吃不太懂。

    程时微说道:很好吃。

    许久,她又加了一句,我虽然是海市人,可我也不常吃,和我小时候记忆中那次一样好吃。

    听了这句话,傅凌琛眼底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笑。

    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程时微,这么多年,只记得小时候的佛跳墙?

    程时微有点不好意思,以为傅凌琛在暗示她穷。

    她毫不避讳:只有小时候那次最好吃,长大了我也没什么钱,吃的佛跳墙都不太好吃。

    傅凌琛唇角勾着笑,没说话,只是把佛跳墙又转到了程时微的面前。

    这家佛跳墙的师傅是世代传承的。

    傅凌琛说了一句,可程时微却不知道如何接。

    她默默地又吃了一口花胶。

    离婚应该不开心,可此时,她心情竟然更轻松了一些。

    回来之后,傅凌琛就径直地去了办公室,程时微手里有一份文件,需要通知各部执行。

    傅凌琛的首席秘书带着她,从二十六楼的总裁办下来。

    刚刚请客户去黄江阁吃了个饭,大出血,结果你们猜我看见谁了?

    谁啊?

    一个女销售靠近了她,端着咖啡轻啜一口。

    咱们傅总和女秘书。

    你们说这个女秘书到底有什么本事,怎么傅总也不请客户吃饭,专门带她去吃饭?

    咱们这个屋里,随便拎出来哪个不比她长得好看?

    也许人家那些方面功夫好吧。

    一个人兀自揣测,引来一阵狂笑。

    首席秘书都有些尴尬,看了看旁边的程时微,原本让她自己来传达,在这个时候替程时微说了一句。

    各位安静一下,你们彭总呢?叫彭磊过来,我有个文件交代一下。

    那个说程时微功夫好的女销售,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

    冲着首席秘书一笑:彭总不在,有事和我说就行。这个文件是吧?

    程时微把文件递过来,她没接文件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程时微,嘴角不屑地笑了笑。

    行。我知道了。

    有什么事再问我,大家好,我是程时微。

    这个项目程时微负责,她接过了首席秘书的话,主动承担,介绍了一句。

    却不料女销售先是随便翻了两页,假装热情地开了口。

    朱株,过来一下。

    哎,来了。

    她招呼一个叫朱株的过来,金发碧眼的高挑外籍美女走了过来。

    女销售指了指朱株,道:程秘书,我们都没什么问题,就是朱株,她听不懂这些,麻烦您用英文给翻译一遍,传达给朱株吧。

    她唇角扬起了挑衅的笑意。

【更多精彩内容】

佚名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