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谁说我是来退婚的?
请收藏本站 https://www.52-xs.com

李观海顾惜朝《反派:谁说我是来退婚的?》

分类:男频小说

作者:春蚕

主角:李观海顾惜朝

状态:连载中(还没有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2-06-25 01:47

精彩点评

    天水古域,永安城。“那坐在龙鱼神驹上的人是谁啊?”“应该是云卫司的观海少主吧,他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偏僻的小地方呢?”

    精彩内容预览:

    天水古域,永安城。

    “那坐在龙鱼神驹上的人是谁啊?”

    “应该是云卫司的观海少主吧,他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偏僻的小地方呢?”

    “难道是冲着顾家仙子去的?”

    “一定是,想当初顾仙子是何等的惊才艳艳啊,不论是天赋还是容貌,都举世罕见。可现在,唉...”

    “她可是神水宫的神女呀,下一任神水宫的宫主,可惜一年前练功走火入魔,不仅毁了容颜,还伤了神海,修为尽毁。”

    “听说顾仙子和观海少主在幼年时缔了婚约,难道他今天是来退婚的?”

    “这还用说?就算是神水宫在云卫司面前也不足道哉,更何况顾惜朝现在修为尽废,容貌奇丑,她还有什么资格入观海少主的眼?”

    “唉,墙倒众人推,真可怜啊。”

    修士们低声议论,望着悬浮在城池上空的十几道身影,眼中满是恐惧之色。

    空中,一众冷面肃杀的云卫司青旗卫前方,端坐在龙鱼神驹上的年轻人,缓缓睁开凤眸。

    他双目斜飞,英气逼人。

    长身玉立,清澈无邪,剑眉薄唇,神态冷然,透着孤傲超然之感。

    然而在这超然之下,却隐含一股冷意。

    “少主,下面就是永安城了,苏家在那个方向。”

    一个穿着獠青软革的男人开口说道,很是恭敬。

    “嗯。”

    年轻人淡淡点头,不起丝毫波澜,仿佛天崩地裂都无法令其动容。

    然而他表面看上去镇定自若,心中却慌得一批。

    这特么是哪里啊?

    我不是过马路时,被跳皮筋的小女孩绊倒,晕过去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

    无数信息涌入脑海,融进血液中,令他头痛欲裂。

    过往的记忆碎片组合拼接,最终汇聚成一条时间长河。

    这是个光怪陆离,风云诡谲的修仙世界。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李观海,身份是云卫司少主。

    好家伙,看来自己是穿越到一个了不得的人身上了。

    嗯。

    天赋强大,背景恐怖,超凡脱俗,人人敬仰。

    根据他前世博览群书的经验来看,这妥妥的反派人设啊!

    按照记忆,自己现在应该是去退婚的路上。

    那个名叫顾惜朝的女人,姿容绝世,天赋惊人,后来沦为废人,容貌尽毁,受尽屈辱冷眼。

    这人设,气运之女石锤了。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就很熟悉了,肯定又是逆袭打脸的老套路。

    不知为什么,此情此景,他前世居然梦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难道自己的穿越并非偶然?

    【叮,系统绑定成功。】

    机械的提示音在脑海中响起,李观海愣了一下。

    这什么玩意儿?

    【宿主可与天骄缔结羁绊之线,获得该天骄所有资质、天赋、先天气运、后天气运、修行秘法等物。】

    【特别提示:资质、天赋、气运、修行秘法等物可叠加。】

    【当前任务:与气运之女缔结羁绊之线,时限一天。】

    【获得任务道具——《冰肌玉骨功》】

    【任务奖励:天道宝箱X1、世界种子X1】

    【任务失败惩罚:天雷轰体,形神俱灭。】

    “**!用不着这么狠吧!”

    完了完了,难道刚穿越就要白给?

    正暗自焦急,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人,顾惜朝。

    难道她就是系统所指的气运之女?

    结合顾惜朝的人设,以及两人之间的婚约关系,李观海几乎可以断定,她就是自己的任务目标!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声音冷淡道:“走,去顾家。”

    ......

    与此同时,顾家议事大厅。

    此刻,这里汇聚了永安城所有一流家族的家主,他们身后皆跟随着族老,后辈,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一个端坐在太师椅上的青年男子站起身,他周身神光笼罩,宝辉流转,眼露轻蔑,摇曳着折扇。

    “顾庄,你那没用的女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她?难道是躲起来了?”

    这青年男子名叫段鸿,是神水宫除顾惜朝以外的年轻一辈第一人。

    现在顾惜朝不在了,他自然而然就成为了神水宫的神子,也是下一任神水宫的宫主。

    “惜朝她在内院。”

    顾庄声音低沉的回答。

    “哦?如果师妹不出来,那就别怪在下强闯进去,将她揪出来了。”

    段鸿冷哼,正要行动。

    就在这时,一道又娇又嫩的声音在议事厅外响起:“不必烦劳,我就在这。”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容光照人,风华绝代的白衣女子款款走来。

    她身影纤细,婀娜苗条,肤嫩胜雪,莹白胜玉,娇艳万状。

    左侧脸颊被半张面具遮住,即便如此,仍能看出她美丽无比,娇美无限。

    露在面具外的一双盈盈水瞳,不带泥尘气,妩媚而多情。

    当真是美艳倾城,艳色绝世。

    厅内的一众年轻后辈都看痴了,怔怔地望着她,完全挪不开眼。

    “段鸿,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她话声清脆,柔中带冷。

    “呵,还是这副清高的模样,顾惜朝,你以为你还是神水宫的神女么?敢这么跟我说话?”

    段鸿说话毫不留情,语气咄咄逼人。

    顾惜朝眼澄似水,平静道:“你今天来,只是为了落进下石,说这番话么?”

    “我可不想在你这种废物身上浪费时间,我来是问你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顾惜朝微微蹙眉,心中已经有了猜想。

    “日月珠!”

    段鸿目光炙热。

    顾惜朝早有预料,冷声道:“休想,那是师傅赠予我的。”

    “那又怎样?大长老已坐化,你也被逐出神水宫,这日月珠是我神水宫的至宝,你一个外人没资格拥有它!”

    段鸿满脸都是讥笑,

    “顾惜朝,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天之娇女了,我听说你和云卫司少主之间好像有婚约吧?难不成你还心存幻想?”

    “醒醒吧,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一副什么模样,人家能看得上你?恐怕用不了多久,他的退婚书就会送到喽。”

    顾惜朝清冷的面容没有多少变化,仿佛她早就知道这一切,并不在意似的。

    段鸿见她如此平淡,不禁大恼,感觉自己被轻视了。

    “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话落,他出手了。

    玄师气势席卷大厅,右指射出一道流光,追星赶月般掠去。

    流光从顾惜朝耳边掠过,半张遮面的银面具“咔”的一声碎裂。

    大厅内顿时响起一众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些先前还对顾惜朝无比仰慕的年轻人,此刻脸上全都露出无比嫌恶的表情,不想再多看一眼。

    丑,实在是太丑了。

    难怪要带着面具,原来她的半张脸已经完全溃烂了,血肉模糊,恶心至极。

    顾惜朝以手掩面,尽管她先前表现的很镇定从容,但此时此刻,也乱了心神。

    那些嘲笑鄙夷的目光,仿若一柄柄刀剑,刺在她早就千疮百孔的心上,击碎了她最后的自尊。

    顾庄大怒,将女儿护在身后,眼睛死死盯着段鸿,却无能为力。

    段鸿哈哈大笑:“顾惜朝,天水古域第一美人?我呸!就你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连乞丐都嫌弃,你未婚夫何等身份,能看得上你?”

    顾惜朝惨笑。

    她对自己那位只曾耳闻,却从未见过的未婚夫并没有抱什么念想,因为两人之间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以前是,现在更是。

    她以前很好奇,自己的未婚夫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可现在,她一点也不好奇,甚至希望一辈子也别见到那个人,因为那样只会让她更绝望。

    然而就在众人指手画脚的时候,一道冷冽的声音却如雷声般,在云层中隆隆传来。

    “我看不看得上,与你何干?”

    ......

    境界划分:

    炼气、聚魂、归元、玄者、玄士、玄师、玄将、玄帅、玄王、玄帝、玄皇、玄圣、玄仙、玄神…

【更多精彩内容】

春蚕的作品

好书推荐